戰國大司馬|第442章:魏王九年

推薦閱讀:百煉成仙校花的貼身高手武道大帝太古龍象訣美漫喪鐘大數據修仙最強升級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美食供應商造化之王
  『PS:。今天下午帶媳婦孩子去游樂園,提前發了。』

  ————以下正文————

  在與公孫丑、樂正等師兄交流時,這些位師兄向蒙仲提到了這些年孟子與莊子書信來往的事,稱莊子的來信,乃是‘醫治’孟子精神不佳的最佳良藥。

  不得不說,這件事無論是對于蒙仲而言,還是對于公孫丑、樂正等人來說,都著實有些哭笑不得。

  那么多年過去了,莊子與孟子相互寫信的內容,他們也并非絲毫都不知曉,事實上,他們也曾出于好奇而偷偷觀閱過,只不過,當他們看到信中內容有一些不怎么和諧的詞,比如‘盜軻’、‘莊蔽’等一眼就能看出是綽號的代稱時,他們就嚇地從此不敢再偷看這兩位圣賢的書信。

  當然了,堂堂道家與儒家的兩位圣賢,當然不會僅僅只是寫信互罵,更多的時候,他們還是以辯論的方式來談論學術、世間至理,那些不雅的綽號,更多的時候只用在‘勝者’對‘敗者’的嘲諷。

  比如順天而行這個詞,孟子與莊子便展開過長達一年多書信來往的辯論,孟子認為詞中的‘天’指的是大勢,而‘勢’是人為引起的,因此人的行為、人的意志是天下變革的最主要原因;但莊子卻認為,詞中的‘天’指的是‘天地自然’,他認為人的意志、人的行為,必須順從‘天地自然’的演變,他舉了一個通俗的例子:人傾向于在肥田種植、而不是在貧瘠的田里耕種,這豈非證明人只有順應天理、順應自然才能生存么?

  再比如春季耕種、冬季收獲,這無不證明人必須順應天時,順應天理。

  但孟子卻認為,人定可以勝天。

  簡而言之,自身觀點的不同,看待事物的不同,使得莊子與孟子很難在某件事上達成一致的意見,并且這兩位皆是‘好辯’、‘好勝’,誰也不肯勉強自己接受對方的觀點,于是乎展開了一場長達十余年的辯論,直到如今尚未分出勝負。

  兩位長輩的事,作為小輩自然不敢多說什么,而更有意思的是,似這種‘斗嘴’,讓兩位老人精神抖擻,就好比方才,原本孟子都已經快昏昏入睡了,可一聽到莊子的名諱,這位儒家圣賢立刻精神抖擻,筆能握地住了,飯也能吃地下了,看上去跟健康時沒什么兩樣。

  當然了,終歸孟子年紀太大了,縱使有莊夫子給予‘刺激’,似公孫丑、樂正等儒家弟子們,也不認為孟子能再支撐幾年,但是他們很慶幸,在孟子生命中的最后幾年,還有另外一位尊敬的夫子陪伴——畢竟以孟子的地位,已經很少有能令他抖擻精神的辯論對手了。

  “日后你拜見莊夫子時,請代我等轉達對莊夫子的謝意。”

  就這件事,公孫丑、樂正等人非常鄭重地對蒙仲說道。

  蒙仲點點頭答應下來,他知道,其實他兩位老師都差不多——孟子因為與莊子辯論而精神抖擻,那邊莊子同樣也因此精神亢奮,以這兩位七八十歲的年紀來說,能保持現如今的身體狀況,不得不說,鄒國與宋國蒙邑兩地的驛卒,著實功不可沒。

  在談笑時,蒙仲也問到了有關于田章的事,他對公孫丑等人說道:“前一陣子,我在彭城見到了田章兄的二公子田泰……”

  說著,他便將與田泰的對話告訴了公孫丑等人。

  在聽完蒙仲的講述后,公孫丑等人微微點頭。

  在他們看來,蒙仲作為宋國的大司馬,能看在情分上提點田泰幾句,已經是非常可貴了,甚至于,蒙仲在這件事上已經違反了原則,但儒家嘛,講究的就是情分,蒙仲能看在田章的面子上提點田泰幾句,這在公孫丑等人看來當然是非常正確的事。

  在稱贊蒙仲之余,公孫丑惆悵地說道:“田章師弟的狀況,比夫子更差,前些日子,其長子田孺派人過來,說其父恐支撐不了多久,我讓萬章、公都去探望了一番,二人回來后,也沒敢告知夫子,免得夫子……”說著,他對蒙仲又說道:“出于同門之誼,你當去拜訪一下田章,順便,倘若能夠照拂的話,盡量莫要讓匡邑遭到燕軍的侵擾。”

  蒙仲點頭說道:“這一點師兄可以放心,樂毅素知我與田章兄的關系,更何況田章兄久享威名,樂毅自然會約束其麾下的燕軍,使其不至于侵擾匡邑,打攪田章的清凈。”

  “那就好。”公孫丑點點頭,旋即感慨道:“其實這會兒我最擔心的,便是田章,師弟為齊國征戰了一輩子,對齊國忠心耿耿,如今齊國支離破碎,我很擔心田章他無法接受。”

  的確,對于齊國,其實眾儒家弟子并沒有多大的好感,畢竟當年孟子赴齊、欲傳播自己的思想主張時,進展并不順利,齊國更多的只是將孟子視為吸引天下人才的招牌,這件事非但孟子很反感,諸儒家弟子也很反感。

  只不過因為田章在齊國仕官,因此眾儒家弟子才愛屋及烏,對齊國友善了許多——這就跟這些儒家弟子對宋國的態度一樣,他們一方面抵制宋王偃的殘暴,但是另一方面,又因為惠盎極力在宋國推行孟子的仁政主張,故而對宋國充滿好感。

  數日后,蒙仲收到了從鄅城送來的一封書信,落款是燕國大司馬樂毅,想來是樂毅的書信送到了鄅城,隨后戴不勝又派人轉送到鄒國。

  在這封信中,樂毅講述了兩件事,

  第一樁事,自然就是他受封昌國君的喜事,看到這里時蒙仲面露微笑,由衷地為這位兄弟感到高興。

  至于第二樁事,則是樂毅對蒙仲的抱怨。

  據樂毅的講述,他原本決定占據北海與東萊兩郡,將整個瑯邪郡以及泰山郡都讓給宋國,可沒想到,宋國居然止步于莒城,于是乎,樂毅在信中催促蒙仲繼續北伐。

  鑒于此時太子戴武亦在身旁,蒙仲笑著對戴武道:“樂毅催促我宋國繼續北伐,說什么若我宋國不取,他燕國就取了。”

  戴武聽后不以為然,他很信賴蒙仲,既然蒙仲表示止步莒城對宋國更為有利,那么他自然不會去貪圖額外的齊國土地。

  只是,樂毅特地寫這封信來做什么呢?

  想了想,他問蒙仲道:“莫非是因為燕國吞不下這么多的齊國土地么?”

  “這是當然的。”蒙仲平靜地說道。

  要知道這次燕國幾乎吞了接近本國領土一倍的齊國土地,怎么可能能在短時間內消化?這就好比一條小蛇嘗試吞一個鵝蛋,吞嘛吞不下,吐掉又不舍得,因此眼下這枚鵝蛋就卡在這條小蛇的咽喉,上不能上、下不能下,雖然看上去好笑,但實則非常驚險。

  他對戴武說道:“燕王職與樂毅,看樣子是準備拿燕國的國運去賭,賭他燕國能夠徹底吞并那五分之三的齊國土地,倘若此事順利,燕國就能成為比肩秦魏的強國;但倘若失敗……”

  他搖了搖頭,繼續說道:“怕是燕國得從哪里來,回哪里去。”

  “那樂毅寫這封信的目的……”

  “他恐怕是希望我幫他一把吧。……倘若宋國能吞并整個瑯邪郡,那么燕國的壓力就小一點,但,這事于我宋國不益,我怕是幫不了他了。”蒙仲搖搖頭說道。

  戴武有感于蒙仲對宋國的責任感,聞言點了點頭,但旋即又問道:“那位昌國君不會因此動怒吧?”

  “嘿。”

  蒙仲笑了笑,說道:“為了搶奪臨淄的財富,他在濟西之戰后,將各國軍隊通通遣還,連魏國的軍隊都遣還了,他好意思向我生氣?”說道這里,他頓了頓,一臉感慨地又說道:“多年兄弟,力所能及的,當然要幫一幫,但終歸眼下各為其主,涉及到各自本國的利益,那就只能尋求彼此的諒解了。”

  戴武點點頭,也不知該說什么來勸蒙仲。

  轉過年來,即是魏王遫九年,正月里,鑒于田章身體狀況不佳,蒙仲告辭孟子與諸儒家弟子,告辭太子戴武,前往田章的封邑,匡邑。

  考慮到蒙仲從來沒有來過匡邑,不知方向,因此公孫丑與萬章便讓師弟公都作為向導。

  匡邑,位于泰山郡的東南部,早些年是魯國的國土,但在當年魯國爆發三桓內亂時,齊國趁機將其吞并,后來則賞賜給了田章,規模不算大,充其量也就是蒙城的程度,遠不及葉邑、郾城,更別說與臨淄、即墨、邯鄲、大梁等大城相提并論。

  在抵達匡邑后,蒙仲看到這座城池的城墻上,掛滿了寫有‘匡章之邑’的旗幟。

  也不曉得是不是這些個旗幟起到了作用,燕軍迄今為止并未對這座小城發動進攻,甚至于,周邊連一隊燕軍都瞧不見。

  來到城門處,公都喚出收城的士卒通報:“請通報章子,儒家弟子公都、蒙仲,前來拜見。”

  守城門的士卒不敢怠慢,立刻入城內稟報,大約小半個時辰后,便見到田章的次子田泰乘坐馬車匆匆而來,待見到公都與蒙仲——尤其是見到蒙仲時,田泰臉上露出了幾許驚喜之色。

  “田泰見過兩位叔父。”

  步下馬車,田泰趕緊躬身行禮。

  看著三十幾歲的田泰向年僅二十幾歲的蒙仲行禮,公都亦感覺有些好笑,他忍著笑說道:“唔,這位……賢侄想必也見過了,亦是你父的師弟,魏國的郾侯,現任宋國大司馬,蒙仲,他此行特地來拜訪令尊。”

  一聽這話,田泰的臉上頓時露出了悲傷之色,他哽咽著說道:“兩位叔父,家父已于去年十一月過世了。”

  “……”

  蒙仲與公都面面相覷,立刻要求田泰帶他們前去。

  片刻后,田泰帶著公都與蒙仲來到府上,喚出兄長田孺分別向二人行禮,旋即領著二人去看望田章的遺體。

  當親眼看到田章緊閉雙目躺在臥榻上一動一動,且四肢冰涼時,蒙仲長長嘆了口氣。

  “田章兄過世,是幾時的事?”他問道。

  聽聞此言,田章的長子田孺與次子田泰對視一眼,旋即,前者小聲說道:“是……去年十一月時候的事,當時有一支燕軍經過匡邑,城卒慌忙稟報于我,不慎被臥病在榻的家父所聽到,家父質問于我,我見隱瞞不住,只好將現下的境況如實相告,告訴父親達子已戰死、觸子不知所蹤,大王出逃臨淄,家父聽后情緒憤慨,遂……”

  公都聞言驚聲問道:“何以我等皆不知此事?”

  說著,他好似意識到了什么,轉頭四下一看,皺眉問道:“既人過世,為何不操辦喪事?”

  兄弟倆對視一眼,旋即田泰低聲解釋道:“我兄弟恐家父過世的消息惹來燕軍進攻,故而不敢發喪……”

  “胡、胡鬧!”

  公都聞言大怒,旋即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轉頭看了一眼蒙仲。

  蒙仲當然明白公都的意思,皺著眉頭正色說道:“即刻發喪,若有燕軍聞訊而來,我會出面設法令其退去。”

  田孺、田泰兄弟二人當然明知道蒙仲,聞言唯唯諾諾地應下,立刻對外發喪,將其父田章過世的消息公布于眾,繼而加緊操辦喪事。

  不得不說,田章在齊國確實有著無人能比的威信,尤其是在匡邑,當田章過世的消息傳開后,匡邑城內頓時大亂,城內邑民在沉痛之余,十分害怕燕軍趁機前來進攻。

  田孺、田泰兄弟無法安撫城內的民心,只能借助蒙仲的威名,憑借蒙仲于魏國冊封郾侯、于宋國暫任大司馬的地位,總算是安撫住了匡邑的民心。

  尤其是隨后,當燕軍得知此事,燕國的昌國君樂毅親自來到匡邑為田章吊喪時,匡邑的邑民這才徹底放心下來。

  在蒙仲的調解下,樂毅順水推舟,允許田孺繼承其父的封邑,以此籠絡齊人的心。

  而田孺,亦識相地表示愿意歸順燕國,借此換取燕軍不對匡邑做任何侵犯的承諾。

  雙方最后都很滿意。
戰國大司馬最新章節http://www.uirkbz.live/zhanguodasima/,歡迎收藏
手機看戰國大司馬http://m.ssiaec.com/zhanguodasima/戰國大司馬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戰國大司馬》版權歸原作者賤宗首席弟子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極品人生兌換系統鐵血大民國超級老虎機系統重生之獨行刺客傳承基地一等家丁網游之大禁咒師透視之眼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

白石頭博客 | 宋莊網 | 夢境網 | 平行進口車報價 | 襄陽網 | 非常美文網 | SZ中文網

尚書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北京快乐8单双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