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錦繡|第二百六十八章 諸女相見

推薦閱讀:百煉成仙我修的可能是假仙都市超級醫圣我的冰山總裁老婆戰場合同工校花的貼身高手捕魚狂帝系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武道大帝太古龍象訣
  那一刻,金德曼如芒在背,就如同溫馴的小獸遭遇天敵,渾身的汗毛似乎都豎起了起來……

  這是誰?!

  見到金德曼如臨大敵的神情,那女子款款上前兩步,斂裾施禮,聲音嬌柔嫵媚:“妾身武媚娘,見過公主殿下。”

  金德曼輕輕吐出口氣,她自然聽過武媚娘的名字,知道這女子固然是一個妾室,卻也是出身名門,且如今更扺掌著房俊所有的產業,在房家的話語權絲毫不在高陽公主之下。

  不敢托大,斂裾還禮,柔聲道:“內附之臣,焉敢依舊以公主自居?武娘子切勿多禮,往后還應當多多親近才是。”

  她不得不放低身段,實在是對于武媚娘太多忌憚。

  來到長安已經有一段時日,時常與長安城內的豪門貴婦飲宴,金德曼聽聞了太多有關于這個女子的傳聞。

  小小年紀自薦入宮,放棄了豪門嫡女的身份甘愿做一個宮女,而后又被皇帝賜給房俊為妾……

  這位可沒有一個公主的身份,卻依舊能夠得到房俊毫無保留的寵信,將房俊富可敵國的產業打理得井井有條,多少富商巨賈、達官顯貴在她面前都俯首帖耳,手段著實厲害。

  這樣的人,金德曼哪里敢小瞧半分?

  至于時常有一些貴婦人在自己耳邊或明或暗的攛掇她將來與這位武娘子掰一掰腕子,爭奪房俊的寵信,金德曼只想呵呵一聲,理都懶得理。

  武媚娘見到金德曼態度和善、言辭誠懇,遂微微一笑,柔聲道:“公主說的是,往后都是自家姊妹,還望公主多多擔待、關照。”

  金德曼心說我哪兒敢關照你?

  只要你不尋我的麻煩,那就謝天謝地了……

  當即上前,親熱的挽住武媚娘的手,淺笑道:“吾尚未國門呢,姐姐這般說話,倒是令吾無地自容了……走吧,一起去探視房少保,免得姐姐擔心。”

  武媚娘嘴角抽了一抽。

  姐姐?

  您可真喊得出口……看來這位新羅公主,也不僅僅是表面看上去那般純潔如白蓮花啊。

  起碼臉皮夠厚,性格開朗……

  兩人攜手進入內堂,便見到高陽公主正自坐在創沿,緊緊的握著房俊的手,哭得稀里嘩啦,抽抽噎噎的說道:“你說說你,身為朝廷重臣,哪一個如你這般得罪了無數人?一轉眼的功夫就讓人行刺,這萬一偏差個一寸兩寸,你讓我們這些姐妹如何活得下去?”

  房俊便一臉無奈,伸手將她嫩滑臉蛋兒上的淚珠兒拭去,安慰道:“這不是沒事兒么?這箭創看似嚴重,實則就算偏差一點兒,也并無大礙。只是可惜了柱子兄弟……”

  想起為了救他而喪命的親兵,面色黯然,嗟嘆一聲。

  這些親兵部曲隨著他南征北戰,攻伐天下,沒有死在血火連天的戰場之上,卻反而喪命在長安城中,不得不說實在是可惜。

  見到金德曼與武媚娘攜手而入,心中略微詫異,這兩人何事有這么好的交情了?

  不過也并未在意,對于武媚娘的手段,他知之甚深。

  只要是她想要結交的人,就沒有不將她視為莫逆的;但凡是她想要教訓的人,也很少有人能夠安然無恙……

  “柱子的后世要安置妥當,他為我而死,撫恤不可輕薄。”

  “郎君放心,妾身已然安排好了,”武媚娘松開金德曼的手,上前兩步,關切的查看房俊的傷處,柔聲道:“柱子的后事已經在操辦了,其妻若是想要改嫁,家中會給一筆嫁妝,不會阻攔,其父母由家中贍養,生養死葬,一應承擔。其子如今已經在學堂就學,待到十五歲之后會送入軍中,培養歷練,若是有出息,會予以扶持,若是資質尋常,亦可回到家中擔任家將,一榮俱榮。”

  武媚娘到底非是凡品,心中固然心疼得不行,但是依舊克制著自己的情緒,將所有事情都處置妥當,絕不用房俊操心半分。

  房俊身為欣慰,拍了拍她的手,輕聲道:“有媚娘在,為夫還有什么好擔心的?對了,淑兒那邊怎么樣?”

  武媚娘溫柔一笑,道:“淑兒有孕在身,故而殿下與吾并未讓她同來,母親已經去了她那邊照料,郎君也只是受傷而已,淑兒一時著緊是有的,但是她外柔內剛,知曉輕重,不會有事的。”

  房俊徹底放心,頷首道:“那就好。高侃那邊,可有消息傳回家中?”

  武媚娘點頭道:“已然找到那架車弩,就架設在丘家祖宅之中,高侃趕到之時與柴哲威發生了沖突,賊人趁機拆卸了車弩,將零件丟棄在丘家祖宅后院的池塘之中,現在高侃已經率人在打撈。”

  “丘行恭?”

  房俊琢磨一下,若是丘行恭出手刺殺他,倒也不是說不過去,“可是為何會與柴哲威發生沖突?柴哲威如何敢在這件事上護著丘行恭呢?”

  武媚娘解釋道:“柴哲威可能并不知曉郎君遇刺之事,他護著丘行恭的理由并不充分,高侃在丘家祖宅搜出了很多鑄造錢幣的模具,或許,丘行恭私鑄錢幣一事,柴哲威有份參與,但丘行恭自己扛了下來,目前陛下已經勒令趙國公負責,將兩案合并,會同三法司共同審理。”

  “丘行恭私鑄錢幣?”

  這下子,房俊是真的大吃一驚。

  私鑄錢幣這種事,在歷朝歷代都是死罪,再是功勛卓著、身份高貴的臣子,都未有拆家滅門這一個下場。

  除非意欲謀朝篡位,否則再是貪財之人,也不會去干這種動輒滅門的蠢事。

  丘行恭自己是沒有資格篡位的,哪怕將李唐皇族盡皆屠戮一空,也輪不到他來做皇帝,那么顯而易見,此事必然有幕后主使,且主使者必然是一個有資格在推翻李二陛下之后能夠登上皇位之人。

  然而眼下的重點卻并非這個幕后主謀是誰,甚至于暗殺自己的主謀是誰都得放在一邊,因為李二陛下居然讓長孫無忌負責此案……

  長孫無忌是個什么心性?

  此人當面笑呵呵猶如彌勒佛一般,背地里滿肚子陰謀詭計,且最為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此人心狠手辣、六親不認。

  如今關隴貴族們被李二陛下壓制得苦不堪言,朝中話語權一降再降,甚至于已經有點配不上“關隴貴族”這樣的名號了,如今李二陛下讓長孫無忌查案,同腳后跟想想,都知道長孫無忌必然趁此機會興風作浪,大肆排除異己打擊政敵。

  一場可以預見的風暴即將席卷朝堂,不知多少人被卷入其中,在東征即將開始的這個當口,保持朝堂之穩定才是重中之重。

  先是將李元景放到軍機大臣的位置上,現在又讓長孫無忌查案……

  李二陛下到底是怎么想的?

  房俊摸不準李二陛下的心思,頓覺頭痛欲裂。

  都說伴君如伴虎,并非是說君王的力量猛如虎,而是說君王的心思與常人有異,就如同老虎一般令人捉摸不透,猜不中喜怒……前一刻溫馴如貓,后一刻便有可能張開大口亮出利齒,將你連皮帶肉的吞噬入腹。

  另一邊,金勝曼與妹妹互視一眼,都有些震驚。

  即便聽過無數傳聞,早已知曉武媚娘在房家的地位,就連房玄齡都對其禮遇三分,從不曾將其當作一個妾室來看,但是見到眼前幾乎所有正事都由武媚娘處置、作答,而身為正妻的高陽公主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還是令人有些難以置信。

  當然,身為帝國公主,又得到房俊如此寵愛,高陽公主的地位毋庸置疑,無人可以撼動,但是對于家中諸般事物的處置權力,難道不應當緊緊的握在手中么?

  即便武媚娘永不可能對她的地位構成威脅,可是誰能這般棄若敝履的將自己應得的權力拱手讓人?

  這個武媚娘,實在是太厲害了……
天唐錦繡最新章節http://www.uirkbz.live/tiantangjinxiu/,歡迎收藏
手機看天唐錦繡http://m.ssiaec.com/tiantangjinxiu/天唐錦繡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天唐錦繡》版權歸原作者公子許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極品人生兌換系統鐵血大民國超級老虎機系統重生之獨行刺客傳承基地一等家丁網游之大禁咒師透視之眼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

白石頭博客 | 宋莊網 | 夢境網 | 平行進口車報價 | 襄陽網 | 非常美文網 | SZ中文網

尚書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北京快乐8单双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