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錦繡|第二百六十七章 娥皇女英?

推薦閱讀:學霸的黑科技系統前任無雙明天下一劍獨尊逍遙派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造化圖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傳仙界篇)超神機械師元尊
  金德曼秀美微微一挑,道:“哦,原來是這樣……那豈不是說,暗殺之人算準了今日房少保必會前來,所以才提前窺視此間情形,且早已布下了殺招,只等著房少保前來,便伺機刺殺?”

  一雙晶亮的眸子凝視著姐姐,輕聲道:“但問題是,賊人如何就能這般篤定,房少保定會來此呢?”

  金勝曼嬌軀微微一僵,攏在衣袖中的纖手下意識的握緊。

  難不成……自己根本就是墜入了賊人的奸計?

  這個賊人不知是誰,但是算準了只要稍加窺視,讓自己感覺到危險,那么自己一定會派人前去找房俊過來,當真害怕有人窺視危及安全也好,根本就是借口去找人家前來相會也罷,總之這個賊人對自己的反應了若指掌……

  太可怕了。

  是那個意欲強暴自己而未能得逞的裴行方么?

  若是當真如此,那么房俊此刻的遭遇,便全是拜她所賜,是她難耐寂寞,將房俊陷于此等境地……

  金勝曼俏臉煞白,幾乎不敢想象若是那支弩箭稍稍偏個幾寸,會是何等后果。

  一直盯著她神情反應的金德曼,此刻心兒也是顫了一顫。

  自己的姐姐看似柔弱,實則外柔內剛,畢竟扺掌新羅多年,能以一介女流之身使得新羅諸多豪強盡皆俯首帖耳,尤其是心智脆弱、喜怒形于色的無能之輩?

  眼下明顯的慌張失措,著實令人意外。

  是心中有鬼?

  亦或是關心則亂?

  好像無論哪一個原因,都已經超越了她與房俊之間應當固有的關系……

  金德曼不愿再想下去,有些事情她阻止不了,也不想去阻止。姊妹兩個離家萬里、寄人籬下,這輩子都不可能重歸故土,除去相依為命,又能做什么呢?她感嘆身世凄伶,卻更感嘆姐姐的命運。

  但凡她有的,都會毫不猶豫的拿出去奉獻給姐姐,哪怕是自己的命。

  其他的東西自然更不在乎,非但不在乎,若是自己有什么能夠讓姐姐覺得快樂,她甚至很高興與之分享.

  若是效仿娥皇女英,倒也不錯……

  不再關注心神慌亂的姐姐,她邁步來到帷帳之后,向床榻上看去,臉兒瞬間布滿紅霞。

  床榻之上,房俊仰躺在上面,身上蓋著一床薄被,只是掩蓋在腰部,整個精壯的上身袒露著,紗布將他的肩胛緊緊纏繞包裹,卻依舊有絲絲血跡滲出,雖然早已沉沉睡去,但濃眉緊鎖,蒼白的嘴唇僅僅抿著,臉上的肌肉時不時的抽搐一下,顯然睡夢之中亦在忍受極大的痛苦。

  金德曼纖手握緊。

  她以為自己見到房俊的慘狀,會心生快意幸災樂禍,畢竟自己和姐姐如今的處境,大半都要拜這人所賜,若非他在新羅挑撥離間大開殺戒,她們姊妹何至于不得不獻國內附,好好的國王不當,萬里迢迢跑來大唐內附為臣?

  然而此刻見到房俊凄慘的模樣,心中卻毫無半分快慰,反而充滿了擔憂。

  說到底,往昔種種已如昨日煙云,一朝風起便風流云散,從今往后,這個男人便是自己終生的依靠,作為身份高貴卻毫無半分權力的女子,需要仰仗房俊的照顧。

  嗯,或許還有姐姐……

  金德曼心思百轉,感慨萬千,卻見房俊的眼皮蠕動幾下,緩緩睜開眼。

  就猶如自深黑海底緩緩升出水面的寶石,那一雙黑瞳深邃而又明亮,就這么直直的四目對視,害得金德曼心跳都漏了一拍。

  這人,該不會以為自己在偷偷的看他吧?

  纖手握緊,金德曼擠出一個笑容,輕聲道:“房少保醒了?所幸并無大礙,姐姐很擔心您呢。”

  鬼使神差的,嘴里就冒出這么一句……

  話一出口,金德曼就后悔得想要將自己的舌頭割掉。

  這算是抱怨還是艷羨?

  自己聽上去似乎都滿滿的一股幽怨味道……

  房俊倒是沒注意她言語之中的不妥,這會兒剛剛睡醒,整個腦子都昏昏沉沉的,掙扎著意欲坐起,卻扯動了肩胛的傷處,疼得他一咧嘴,整個人瞬間清醒過來。

  金德曼趕緊上前,斜坐在床沿,一只手托在房俊后頸,一只手繞過他的胸前攬住另一側的肩膀,稍稍用力,幫助房俊坐了起來。

  喘息兩口,房俊聲音有些沙啞:“多謝殿下。”

  金德曼展顏一笑,柔聲道:“房少保何須客氣?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況且……況且……”

  女孩兒家家到底臉皮嫩,“況且”什么,卻是最終未能說出口,面色赧然,一片暈紅。

  少女輕柔的郊區偎在身邊,聲息相聞,這令他心中微微一蕩,似乎傷處的疼痛也減弱了幾分。

  果然溫柔鄉是英雄冢,再是錚錚鐵骨,亦能被這萬丈柔情煉成繞指柔……

  金勝曼的身影自外頭轉入,見到房俊醒來,頓時眼眸明亮,驚喜道:“房少保,并無大礙了吧?”

  房俊抬頭與之對視,淡然一笑,道:“還有些疼,不過性命應無大礙。”

  金勝曼徹底松了口氣,如釋重負道:“所幸房少保福大命大,否則有什么三長兩短的……孤都不知要面對了。畢竟此次乃是孤多生事端,只是見了幾個形跡可疑之人,便遣人將房少保請來,不然亦不會發生這等事。”

  她是真的自責。

  先前金德曼的話語,令她陡然覺得自己有可能被人利用,墜入賊人的陷阱,若非她使人前去請來房俊,如何能夠致使房俊身處險地,差點一命嗚呼?

  若房俊當真有個閃失,她都不知要如何面對妹妹,如何面對自己……

  所幸有驚無險,內心的喜悅與慶幸都快要滿溢出來,不過當著妹妹的面,她可不敢真情流露,只能死死的壓抑著內心的歡喜。

  房俊灑然道:“陛下何須自責?賊人此番暗殺于某,不惜動用了軍中制式車弩,顯然早已謀劃多時,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遲早都會有這么一遭。這次雖然身受重創,但是亦使得賊人流出行藏,再想這般神不知鬼不覺的布局刺殺,絕非易事,甚至有可能將其從暗中揪出來,倒也是一樁好事。”

  這話自然并非全是安慰之言。

  能夠動用軍中制式車弩并且將其運入城中,單只是這一件事,就絕非一般人可能做到,更別說將車弩布置在這皇家園林之中,且算準了他今日會前來善德女王的住處……

  任何一個環節,都足以證明賊人的強大能量與運籌能力。

  這樣的人就猶如一條毒蛇潛伏在暗處,一旦給予他適當的時機,便會發出雷霆一擊,足以令他房俊遭受滅頂之災。

  而此番賊人一擊不中,不僅讓他提升了警惕,更有可能尋找到蛛絲馬跡,從而將賊人揪出來!

  金勝曼正欲說話,忽聞外頭有侍女稟告道:“陛下,高陽公主殿下駕臨……”

  金勝曼一愣,趕緊招呼妹妹一同出去相迎。

  到了正堂,便見到高陽公主一席絳色宮群,雍容華貴美貌絕倫,正站在堂中,金勝曼攜著妹妹上前見禮,卻被高陽公主一把拉住,秀美的容貌滿是急切,眼角甚至還有淚痕儼然:“陛下毋須多禮,吾家郎君現在何處?”

  金勝曼柔聲道:“殿下不必擔憂,房少保固然遭受箭創,但性命并無大礙,因醫官叮囑不敢擅自移動,故而未曾送他回府,暫時留在此處靜養一番……”

  高陽公主哪里聽得進去?

  疾聲道:“陛下速速帶本宮前去!”

  “喏!”

  金勝曼溫言,趕緊拉著她的手,前往后堂。

  金德曼面色恬淡,心中卻很是腹誹:縱然擔憂郎君傷勢,可姐姐都說了并無性命之虞,卻已然一副亟不可待的神情,連眼尾都未曾看自己一下,更遑論禮貌的問候……這是借故向自己展示強硬,給自己一個下馬威么?

  哼哼,好無聊……

  紅潤的嘴角輕輕挑了一下,下一刻,卻猛然感覺一種被毒蛇盯上了的心悸!

  她豁然轉頭,便見到與高陽公主同行的一干婢女之中,有一人花容月貌、衣飾華美,一雙清亮的眸子正一瞬不瞬的盯著她。
天唐錦繡最新章節http://www.uirkbz.live/tiantangjinxiu/,歡迎收藏
手機看天唐錦繡http://m.ssiaec.com/tiantangjinxiu/天唐錦繡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天唐錦繡》版權歸原作者公子許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天道編輯器造化圖極品人生兌換系統鐵血大民國超級老虎機系統重生之獨行刺客傳承基地一等家丁網游之大禁咒師透視之眼

白石頭博客 | 宋莊網 | 夢境網 | 平行進口車報價 | 襄陽網 | 非常美文網 | SZ中文網

尚書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北京快乐8单双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