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娘武俠世界|第九十九萌、原來是我女兒的姘頭

推薦閱讀:學霸的黑科技系統前任無雙明天下一劍獨尊逍遙派天唐錦繡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造化圖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傳仙界篇)超神機械師
  (感謝我愛花生醬打賞100起點幣)

  ----

  “不要,你騙我的。”韋春花道:“我不要跟你走,你肯定是要拿我練邪功。”

  “邪功?”李巖奇道:“什么邪功?”

  韋春花尖叫道:“我哪知道你要練什么邪功,看你長得這么英俊帥氣,卻沒想到是個拿活人練邪功的魔頭,救命啊……”說到最后,她居然大聲叫起救命來。

  別說韋春花誤會了,現在就連馬尾辮妹子也被引得想岔了,她心中古怪地想道:李公子年紀輕輕,就會很多各門各派的武功,還會截脈這種奇功,說不定他也會一門邪功呢。他怎么可能認識這個老妓女的女兒,這謊撒得連我都能看破,哎呀……若他是個邪派人士,真要用活人練功,我是不是應該幫這個老妓女一把呢?這也算是行俠仗義吧。

  若是李巖要做壞事,只怕馬尾辮妹子會幫著李巖一起做,但李啟明要做壞事,就沒這么好的待遇了。馬尾辮妹子打定主意,不能允許李啟明作惡。

  這時韋春花的尖叫聲已經響起,李巖怕她的尖叫引出麻煩,趕緊向前一步,伸手來捂她的嘴巴。韋春花已經退到了床邊,李巖向前一湊,她不自禁地又退了一步,滾倒在了床上。

  李巖也跳上了床,伸手想將她制住,卻見旁邊伸過來一只手,護住了韋春花,原來是馬尾辮妹子也跳上了床,她認真地道:“李公子,你真是練邪功的?”

  李巖大汗:“我不是。”

  馬尾辮妹子問道:“那你要帶她去哪里?”

  李巖道:“我帶她去找女兒。”

  馬尾辮妹子問道:“她女兒叫什么名字?”

  李巖張了張嘴,卻啥也沒說過來。

  馬尾辮妹子道:“你根本不知道她女兒的名字,對吧?”

  李巖大汗:“我知道。”

  馬尾辮妹子道:“那你說出來。”

  李巖搖頭:“我不能說。”

  馬尾辮妹子怒道:“你果然是練邪功的。”

  李巖:“……”

  馬尾辮妹子道:“我不想打傷漢人,所以我也不會對你動手,你自己走吧,這位韋阿姨我是絕不讓你碰的。”

  李巖心想:走也行,暫時分道揚鑣吧。等你離開了,我再來救韋春花,然后再追到嘉興去就是了。

  卻沒想到床上的韋春花叫道:“這位公子,你可千萬不能放他走啊,等你走了,他再返回來,還是可以抓我去練邪功,那時你不在了,誰來救我?您可要救人救到底,送佛送上西啊。”

  馬尾辮妹子臉色微變,她是很不想和漢人動手的,但到了這個地步,似乎不動手也說不過去了,她念頭轉動,最終俠義心腸還是占了上風,心里想道:我不打傷這個漢人,只是抓他去黑木崖交給老師們處置,那總行了吧?

  馬尾辮妹子“呼”地一拳,就向著李巖胸口捶了過來。她的太祖長拳已至大成之境,威力無雙,這一拳又挾著不知道多少重的少林內功,當真是恐怖之極,拳頭打到半空,空氣的壓力已經逼得李巖呼吸不暢。

  她這一拳若是對別人打出,那敵人多半會被逼得滾下床去,擺開架勢來迎敵。但李巖卻不怕她,她的拳頭哪怕再有力一百倍,李巖也不在乎,因為他深知馬尾辮妹子的缺點,那就是對漢人下不了手。

  李巖不閃不避,不招不架,甚至把胸膛向前湊了半分,迎向馬尾辮妹子的拳頭。

  馬尾辮妹子大驚,生怕這一拳打傷了李巖,那就是傷到漢人了,她趕緊收勁變招,想改打李巖身上肉比較厚的位置。然而就在她收勁的那一瞬間,李巖突然出手,伸指點向她的昏睡穴。

  馬尾辮妹子粹不及防,被李巖一指點中,身子一軟,仰倒在了床上,睡著了。

  李巖對著她搖了搖頭,心中暗想:你這性子,終有一天會害了自己,唉,以后對漢人也要下得了手才行啊,這次的事就當給你個教訓吧。趁你睡著了,正好向韋春花解釋自己的身份。

  韋春花此時已經縮到了床角,全身瑟瑟發抖。她見到幫自己的公子被打倒,再也沒了屏障,嚇得不輕,驚叫道:“求你了,不要拿我練邪功……我還在等我的女兒,沒有見到她之前,我不能死。”

  李巖道:“別怕,其實我真的認識你女兒,只是剛才我這朋友在旁邊,我不方便說,現在我就告訴你吧,你女兒的名字叫做韋小寶,喜歡穿些大紅大綠的衣服,口頭裸是辣塊媽媽,好賭。”

  “咦?”韋春花楞住:“你真的認識我女兒?”

  李巖正容道:“她因為一些陰差陽錯的事,現在人在汴京,脫不了身,就托我來揚州將你贖出去,帶你去見她。”

  韋春花聽了這話,已無懷疑,她本是市井之人,小腦筋極多,聽了李巖這番話之后,眼珠子一轉,想道:他和我女兒的關系只怕非比尋常,若是尋常的關系,豈會為了朋友的事千里迢迢從汴京跑到揚州來?而且出手就是一萬兩銀子,這絕對不是尋常關系做得出來的。難怪他剛才叫我韋姨……

  她和韋小寶一般的喜歡胡思亂想,頓時就想歪到了某個方向,于是驚呼道:“原來,你是我女兒的姘頭。”

  “姘……姘……姘頭?”李巖大吃一驚,滿臉駭然,這尼瑪究竟是怎么想到那層關系的?我還沒說兩句話吧,拜托啊,請抓住重點啊。

  韋春花看了看手里一萬兩的銀票,再看了看李巖的書生扮相,左看右看,越看越覺得好看,俗話說,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但丈母娘看女兒的姘頭能像韋春花這樣開心的絕無可能有,只因韋春花是風塵女子,對那貞操什么的本就不在意,女兒能姘上一個好人兒,她只覺得開心,卻不覺得有什么不對。

  她心中暗喜:我女兒真是有福分啊,她一個婊子養大的小破孩,居然能找到有學問的讀書人做姘頭,這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而且這個讀書人還很有錢,沒錢人能拿著一萬兩銀票亂遞么?

  韋春花一把就抓住了李巖的肩膀,眉花眼笑地道:“好,好,好!”連說了三聲好,又道:“我家小寶今后就交給你了,你可要好好管著她。話說你和小寶成親了沒有?”

  李巖苦笑:“沒成親,也不是姘頭,韋姨聽我解釋。”

  突然,房門被人“碰”地一腳踢開了,一名少女跳了進來,大罵道:“辣塊媽媽的,老娘在院子外面聽到老媽在叫救命,誰敢用我老媽練邪功?作死么?”

  李巖回頭一看,暈,這不是麻花辮妹子韋小寶嗎?她怎么出現在了這里……

  原來,李巖從黑木崖出發之后,麻花辮妹子就通過傳送墻回了皇宮,在宮里才待了一天,小皇帝康熙就將她叫了過去,小皇帝想要收買人心,發了三十萬兩銀子,要在揚州撫恤救濟揚州、嘉興兩城的百姓,并且要為前朝忠臣史可法修建一座忠烈祠。他把這個差使交給了麻花辮妹子,讓她到揚州來。

  麻花辮妹子接了這個任務之后大喜,心想:如果李巖已經到揚州贖了老媽,那便罷了,如果他還沒有贖,我自己去贖也是一樣,反正欽差大臣有的是油水可撈,要贖出老媽不成問題。便趕緊啟了欽差行轅,沿著京杭運船來了揚州。這一路上收受了幾萬兩銀子,荷包鼓鼓。

  到了揚州之后,不想用太監的身份與母親見面,就脫了太監衣服,換成以前常穿的大紅大綠俗氣衣衫,連一個隨從也沒帶,溜回了麗春院來。

  她對麗春院極熟,輕車熟路摸進院中,卻聽到韋春花驚恐的尖叫:“求你了,不要拿我練邪功……”心中暗想:誰要拿我媽練邪功來著?拿一個老妓女練的邪功,難不成是什么采陰補陽一類的雙修邪功?

  她心中大怒,到了韋春花門前,一腳踢門而入,卻見母親正在床上,和一個少年公子相對而坐,旁邊還躺著一個公子爺。這畫面若是讓普通少女看到,只怕驚也驚死了。但對麻花辮妹子來說卻屬平常,心中暗想:今兒個我的干爹居然有兩個,老媽這年齡了居然還可以同時服侍兩個男人,夠厲害,我還以為她沒生意可做了呢。

  麻花辮妹子亂七八糟想了一通,然后怒道:“誰敢拿我媽練邪功?作死么?”

  韋春花陡然見到女兒出現,心中頓時一陣大喜,大半年前韋小寶突然失蹤,她這做媽的操透了心,走遍揚州大街小巷,求神拜佛了不知道多少回,如今女兒平安無事回到家里來,她如何不喜?一個箭步竄到門口,將麻花辮妹子抱在懷中,哭道:“我的女兒啊,你終于回來了,可想死娘了。”

  說到這里,她又想起來什么似的,笑道:“沒人拿你媽練邪功,是你的姘頭來了,要贖我出去,我們正聊天呢。”

  麻花辮妹子大吃一驚:“我的姘頭?我哪來的姘頭?”心中卻想:老娘若是硬要說有姘頭的話,就只有李巖勉強算是吧。雖然還沒上過床,但胸部也被他看過摸過,又進行過關于賣身贖母一類的對話,基本算是姘上了。

  韋春花笑道:“在我面前還裝,那床上坐著的不就是么?”

  麻花辮妹子定睛一看,床上坐著的那個公子爺長了一張陌生之極的臉,根本就不認識。李巖戴著人皮面具嘛,她要認出來就怪了。

  麻花辮妹子驚怒道:“你是誰?”

  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萌娘武俠世界最新章節http://www.uirkbz.live/mengniangwuxiashijie/,歡迎收藏
手機看萌娘武俠世界http://m.ssiaec.com/mengniangwuxiashijie/萌娘武俠世界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萌娘武俠世界》版權歸原作者三十二變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天道編輯器造化圖極品人生兌換系統鐵血大民國超級老虎機系統重生之獨行刺客傳承基地一等家丁網游之大禁咒師透視之眼

白石頭博客 | 宋莊網 | 夢境網 | 平行進口車報價 | 襄陽網 | 非常美文網 | SZ中文網

尚書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北京快乐8单双预测